2016年08月23日

鄉村的早晨之景

每次天剛蒙蒙亮的時候,太陽在東方露出會心的笑,有時照得雲彩羞紅了臉。萬裏晴空豐富的表情,倒映在故鄉的溪水裏。雲兒飄飄,有的團團簇簇;有的就是壹塊讓孩童流口水的棉花糖;有的宛如魚鱗片片,有的似天狗吼叫,有的似熊貓坐立……

小鳥在嘰嘰喳喳地叫著,歡慶又壹天幸福日子的到來。它們拍著撲騰騰的翅膀,在竹子上,在樹枝上,在小路上,開心地跳躍著,盤旋地飛翔著,時而在低處徘徊,時而沖向高空,各有各的姿態,各有各的活躍,把新鮮的早晨渲染得熱鬧非凡,壹片動中有靜,壹片靜中有動,伴隨著暖洋洋的微風,吹動得樹葉沙沙沙地響著。

樹林裏,葉子在搖曳。淺綠色的模樣惹人憐愛,小巧的外觀可愛之極。它們在太陽底下為大地喝彩,閃爍著活潑的影子。它們在陽光之中為白天增色,唱出了阿娜的情歌。小草在搖頭晃腦。它們意氣風發地與清晨打招呼,與勤勞的婦女們揮手示意。新的壹天的到來,它們表示祝福;它們為早晨的風情萬種,塗抹衷心的歡慶之意;它們仿佛也為婦女們的早起耕耘、浪漫的豐乳肥臀和玲瓏剔透的曲線雀躍歡呼,拍手鼓掌。

遠處望去,鄉村迷人的景致,披著朦朦朧朧的面紗。煙霧輕輕彌漫,輕盈纖美。在家鄉,溪水裏,水波渺茫,在太陽底下,波光閃閃,顫悠悠地向西而去,壹路哼著自然生動的歌謠,自由自在而去。岸上的水草豐盈,多了壹些大自然的景致,多了壹些翠綠色的希望,多了壹些彎彎曲曲的展望。

故鄉霧鎖煙迷,如絲如縷,快刀斬不斷,微風吹不散,把整個故鄉籠罩在親切的懷抱裏,霧吻鄉村的容顏,煙繞鄉村的秀發。房子屋檐延伸,裝點著故鄉的古香古色;豆腐塊的樓房壹座又壹座,顏色各異,形態相仿,點綴著美麗的鄉村。鄉村宛如神仙勝景,妙不可言,訴說著古老的故事,吐露著歲月的滄桑。

嘻嘻的風聲,兒童上學的走路聲,壹邊走路,壹邊講話的聲音,在清晨演繹著壹幅幅動人心魄的畫面。校園裏,朗朗的讀書聲,以童趣般的味道,傳進耳裏,飄出文字的清香,飄出文章的韻味。鄉村清晨早景,如詩似煙,飄渺裊繞,纏綿繚繞,薄霧輕籠。遠山,景色朦朧,山色淡淡;近岡,山草叢生,蔥蔥蘢蘢;屋旁,竹林多姿多態,節節上升;視野裏,幾棵盤龍遒勁、歷盡風霜的樹木巍然屹立,展示著巖石般的陽剛之氣。它們歷經千錘百煉,百折不饒……

聽,那壹聲聲吐字準確,唱腔圓潤的棒槌聲遠遠傳來。它富有豐裕的的節奏感,壹聲,壹聲,敲在衣服上,也仿佛敲在心坎裏。壹些婦女們腰裏攜著壹盆盆衣服,走著款款的步伐,壹扭壹扭地走向溪水岸邊的石頭上。在石頭上,幾個婦女們話家長裏短,說三道四;壹陣陣歡聲笑語,壹片片言語似嬌鶯恰恰啼,渲染著早晨靜靜的氛圍。

婦女們,為了清潔的生活,為了淳樸的日子,在不抱怨中,在正視生活裏,壹股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飾”的清純,她令時光婉約從容,壹抹希望掛在眼前;她令日子燦爛如日,壹股生命的深度叩擊心門;她令視野五彩繽紛,壹種時間的長度向前飛進。歲月的刀多情多義,慢慢地雕琢著人生的各個精彩時期,童年的趣味橫生,妙筆可言;少年的懵懂情愫,印下痕跡;青年的風華正茂,留下刻痕;壯年的成熟穩妥,深入歲月;老年的溫馨周到,植入時光的隧道,綿綿不絕,觸摸手心裏的溫暖。

壹切的壹切,許多的許多,在隨歲月而改變,只是壹顆心,壹顆魂系鄉村的心靈,卻刻滿了記憶的豐碑,永不敢忘,永不會忘!那故鄉的壹草壹木,曾經與孩童的春光相伴,留下了銹跡斑斑的回憶,有了妳的足印,有了妳的青蔥歲月,有了妳的歡顏笑語,有了妳的純凈亮潔。我猶記得,溪尾壩廟宇裏的信誓旦旦;我猶記得,佛前的山盟海誓;我猶記得,風中的豪言壯語;我猶記得,戀愛中的柔情蜜意……

歲月的大門,壹直打開,迎接每壹年三百六十五天的心意,充實而收獲甚豐的日子裏,古老的鄉村是壹個證明,樸素的木門是壹個註解,灰色的瓦片是壹個解說。只因為妳,鄉村的壹切,在晨景裏,都顯得千姿百態,山清水秀,草長鶯飛,風光旖旎,分外妖嬈。

鄉村裏,眼睛裏,人們隨處可見綠樹成蔭,峰巒疊章;在花叢裏,在岸邊,在田野裏,人們不時可見蜜蜂嗡嗡嗡地叫,忙綠地采蜜;人們不時可見蝴蝶飛舞,在空氣中煽動靈活的翅膀,舞態輕盈。這壹切,呈現濃厚的風采,鮮活的景象,在鄉村人們的心裏,壹縷縷戀鄉、愛鄉的情節壹直在延伸,唱著故鄉人的詠嘆調。



Posted by 人間愛護団体 at 15:42│Comments(0)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